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新闻资讯» 媒体聚焦» 媒体图片新闻

《中国航空报》:北航新博物馆旧事——实物讲解时被红油崩了一身

[2013-06-07]|点击数:

  
《中国航空报》2013年4月22日报道:

北航新博物馆旧事:实物讲解时被红油崩了一身

2013年5月,重新修缮一新的北京航空航天博物馆将正式面向公众开放。在中国航空工业捷报频传、再次成为公众目光焦点之际,作为新中国首家成立的航空航天博物馆,北航博物馆的此番重新开馆引起了公众的极大关注。北航博物馆为何要重修?重建前后有怎样的变化?博物馆里发生过什么故事?带着这些问题,本报记者采访了北京航空航天博物馆常务副馆长韩国军。

【博物馆旧事】

北京航空航天博物馆的前身北京航空馆成立于1985年。当时正值改革开放、社会大发展之际,很多航空爱好者、高校师生、青少年活动中心等知道北航有飞机,都想前往参观。基于此背景,由中国航空协会发起,在航空部、航天部、海军、空军、民航相关部门、中国科协、北京市委的大力支持下,北京航空馆应运而生。

航空馆在当时的北航飞机结构陈列室、飞机机库基础上扩建而成,整合了当下所有的航空航天教学资源,各类飞机、设备、模型都被拿了出来,并从展览展示的角度进行了设计。

1985年10月25日,北京航空馆正式成立,何文治、段子俊、周培源等很多老领导都来到了现场。

这是中国建国以后第一家航空馆,而航空航天领域当时在人们的心中是非常神秘的,所以不但各界领导非常重视,在全社会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。航空馆正式向公众开放后,参观者络绎不绝。截止旧馆拆除之前,博物馆接待各类参观人员120万人次。

2007年,北航进入全面发展阶段,航空博物馆的重建工作提上日程。历经20年后,部分长期裸露在室外停机坪上的飞机,在风吹日晒下已变得陈旧,此前很多教授和知名人士,也都曾对此提出过意见和建议。

在时任北航书记、现任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的带领以及校领导的关心下,北航于2007年争取到了国家立项,由国家划拨经费来进行飞机的维修维护和航空博物馆的重建,北航也自筹部分资金、投入大量精力开展此项工作。

北航博物馆的重建自此开始。

【四年磨一剑】

从2008年闭馆到2012年重新开馆,北京航空航天博物馆的蜕变用了4年。

“博物馆主体的建筑施工和馆内展示方案设计是并行的。”韩国军向记者介绍道,除了博物馆本身的拆除和重建,展览展示、实体飞机与设备的修复工程、信息化工程三大部分占据了重建工作的很大比重。

重建之初,学校对博物馆提出了很高的设计要求。为满足需求,项目负责人调动了各种资源,单就参与方案设计的人员一项而言,就涵盖了飞机结构设计、空气动力学、高空设备安全救生、宇航等各个专业的老师。馆方领导与这些老师、设计人员三方进行了十多次交流,设计稿也经过了反复修改,展览大纲才最终定下来。“我们期望达到的最终目的是展示出航空航天领域的探索与创造,以资源独特性、科技创新性、展品组合性、展示多样性、观众互动性的方式,传播航空航天的科普知识与文化。我认为我们在建设中也达到了预期效果。当然,最终还是要由公众来评判。”韩国军说道。

与此同时,飞机修缮也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着。这是博物馆重建的一部重头戏。在60年的时间里,北航博物馆积累了300多件珍贵的航空航天文物以及发动机、机载设备等珍贵物品。世界仅存两架的“黑寡妇”战机之一、我国第一架轻型旅客机“北京一号”、世界上第一种垂直短距离起落飞机“鹞”式垂直起降战斗机、二战时的苏联名机波-2飞机等都是馆里的藏品。这些飞机由于长期的风吹、日晒、雨淋,有的损坏比较严重。博物馆通过社会招标请来了专业的维修队伍,用时半年对这些不同历史阶段的老旧飞机进行修复,并陆续运进新馆。“第一次修主要是修复结构、外观打磨喷漆,之后还将陆续对飞机的结构和设备进行精修。” 韩国军介绍说。

新馆建设的另一重要部分就是馆内的信息化工程。如今,博物馆已经建设了藏品收藏管理系统、文献管理系统、OA自动化、导览系统、收费系统、虚拟博物馆以及知识库系统等七大信息系统。无线WIFI覆盖了整个博物馆,游客入馆后,只需用智能手机下载一个小程序,到贴有二维码的展品旁边用手机一扫,展品的信息就会进入手机,极大地方便了来访者。“信息化工程全面完工后,我们将进一步细化多媒体知识库系统,比如进行3D电影的片源制作。现在的片子是借来的,未来我们会制作讲述古代航空史、近代航空史的片子,作为北航博物馆独有的航空航天教材,为社会公众教育和科普教育提供更多的帮助。”韩国军表示。

【博物馆里的故事】

韩国军做这份工作已经有20多年了。在他口中,这个博物馆里有很多故事,除了展品的故事,还有人的故事,有着老师和学生们的苦与乐。

博物馆里陈列着一架来自中航工业沈阳所的歼8Ⅱ 1∶1木制样机。韩国军和现任馆长杨超当年带着两个班的学生下厂去拆这架飞机,想把它拉回来。“当时是夏天,非常热,学生们都光着膀子,汗流浃背地干,辛苦,但都特高兴。说是样机,实际上很多地方用的都是真飞机的零件,抱在身上蹭得全都是黑。仓库里蚊子多,所里有个姓罗的高工是秃顶,蚊子叮得他叫,大家都在那儿乐。拆完后装上加长大板车,拉走了。这个拆的过程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大家都很享受。”

“还有一次,我们用歼6飞机来进行实体解说,为了达到演示效果,用地面泵来加油。没想到泵老化了,突然就崩了,红油崩了大家一身!”

“以前飞机都在停机坪上,一到夏天暴晒,地面温度有40多度。老师讲一节课能晒掉一层皮。但是那个时候感觉特别充实,苦并快乐着。”

韩国军在馆里工作将近二十年,看着它一步步发展,人员不断变化,一届届的学生们来上课,见证了它的历史。在他心目中,博物馆工作在高校里非常重要。它是现场课的教学基地,也是文物珍藏库,它把文化传承、爱国主义教育、教学、国防知识教育、科普全揉在一起,让学生和社会公众都能够更了解航空工业。这里也是他奉献了半辈子的地方,办公室里大大小小的模型都在诉说着他的航空情结。

韩国军希望,等5月份博物馆面对公众开放了,大家能够看到不一样的航空航天博物馆。

 
 

博天堂国际